追逐游戏之明公馆(二)

哎哟喂!!太太太好看了!看他们斗嘴的情节我可以再看520章!

fionana:

ooc

 

夕阳从窗户里照进明公馆的书房里,给深色的旧式家具增添了一些暖意。

 

明楼、孙红雷、明诚、张艺兴依次举着枪在书房中央站成一个正方形,每个人手上的枪指着别人的同时也被另一个人手上的枪指着。

 

四人都面色凝重,丝毫不敢放松。

 

“你们认识?”张艺兴意外地看着另外三人。

 

一滴汗从孙红雷的额头淌下落在地板上。

 

“孙先生是我的老同学老同事。”明楼开口。

 

“孙先生在明公馆住过三个月。”明诚补充。

 

“为什么?”张艺兴惊奇。

 

“为了保护我大姐。”明楼回答。

 

“为什么?”张艺兴看向孙红雷。

 

“你刚刚是用我姐床头的逃生锁把他放出来的?”明楼继续补充。

 

“床头?”张艺兴的眉头皱起来了。

 

“明楼,我最近手抖,你别tm乱废话。”孙红雷声音抬高了八度。

 

“可是我的手很稳。”明楼说着拨开枪的保险。

 

紧接着三声,另外三人的保险依次拨开。

 

“明楼,你把他私自绑到这里来已经违法了,你知道么?”孙红雷说。

 

“他怎么到这儿来的,你又为什么过来,你要一起跟警方解释一下吗?”明楼说。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开枪?”孙红雷笑。

 

“这小子对你这么不重要?”明楼也笑。

 

“我在你动手之前把你打死,不就没事了。”孙红雷不疼不痒地说。

 

“红雷,你真要跟我比手速么?”明楼不以为然。

 

“大哥,孙先生,我们冷静一点,先把枪放下。”明诚开始缓和气氛。

 

“好啊,让你大哥先放。”孙红雷说。

 

明楼:“长幼有序,让你家孩子先放。”

 

孙红雷:“那你先让明诚把枪放下。”

 

明楼:“我指挥不动他。”

 

孙红雷:“呵呵,这倒是实话。”

 

明楼笑了,这下带着一丝狠劲了:“红雷,你真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孙红雷跟着笑了:“哪件事?你在你家说话不算数这件事么?”

 

明诚提高了声音:“孙先生!”

 

孙红雷喝到:“把枪放下!”

 

明楼喝回来:“你先放!”

 

孙红雷:“你放我就放!”

 

明楼瞄了眼张艺兴:“你让他先放!”

 

孙红雷朝明诚努了下嘴:“明诚先放!”

明诚:“你不放我怎么放?”

明楼:“让他举着,他不敢开枪。”

孙红雷哼了一声:“你想试试我敢不敢么?”

 

明诚:“孙先生,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

 

孙红雷:“说得对,这是试不试的问题!”

 

明楼:“你让他试!”

 

明诚:“试什么试,你们立刻把枪放下!”

 

“诶呦喂——”

 

剑拔弩张的空气忽然凝固。

 

同样僵住的还有明楼明诚孙红雷三人。

 

“你们说慢一点,我跟不上~”

 

张艺兴往地上一坐,索性嘟着嘴不玩了。

 

这变化大家都没有想到,齐齐看向张艺兴。

 

明楼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枪转向指着孙红雷。连着明诚手里的,孙红雷现在脑袋上两把枪。

 

游戏结束。

 

 

明诚把大家的枪收了起来,请两人坐在沙发上。自己和明楼一人一边坐在单人沙发上。

 

孙红雷的鼻孔出着大气,气到没话说。

 

“你们是说太快了呀。”张艺兴抱怨。

 

“你还有脸说,你这反应弧是有多长,是横跨亚欧大陆转过来的么?”

 

“举着枪要么打要么不打,说什么绕口令,这是学相声说贯口么?”

 

“你俩给我闭嘴。”明楼开口,两人还真不说了,主要是气的。

 

“红雷,我问你,你到这里来干嘛?”明楼问。

 

“我先问问你,你抓他到这里来干嘛?”孙红雷反问。

 

“现在谁在谁手里,你问我?”明楼好笑。

 

“在你手里怎么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孙红雷不以为然。

 

“我不把你怎样,我要治的是他。”明楼抬起下巴点了下张艺兴。

 

“随便把他怎么样,这孩子我不要了。”

 

“你凭什么不要啊?”张艺兴抗议。

 

“这时候你的反射弧倒跟上了?”孙红雷啧啧。

 

“我反射弧怎么了,我反射弧很给力!”

 

“给力你刚刚哎呦喂,我去!”

 

啪——

 

明楼拍了下桌子。

 

“你俩怎么回事?幼儿园吵架么?”明楼压着声音训斥。

 

两人终于不说话了。

 

明楼于是继续:“红雷,你怎么还是这个脾气呢,说不到两句就炸毛。”

 

孙红雷瞥了他一眼:“明楼,咱俩现在不是一个系统的了,你现在管不着我。”

 

明楼和孙红雷原本是警校同学,一起进的警队,明楼很快升了上去,算孙红雷半个上司,前几年调到了其他系统。

 

“你以为我想管你,你那点破事差点被人发微信朋友圈你知道么,我给你硬拦截住了。不知好歹。”

 

“谁不知好歹,我什么破事,我怎么了?”

 

“呵——你还好意思说,办案办到衣服被偷了,这么多年警队也就你一个吧?”

 

“不是被偷的,是自己脱的。”张艺兴插嘴。

 

“闭嘴。”明楼和孙红雷同时吼向他。

 

张艺兴撇撇嘴,小声嘀咕:“确实是自己脱的嘛。”

 

“还有你。”明楼转向张艺兴,脸色更加阴沉。

 

“做个练习,弄得满城风雨。学生没个学生样子,谁让你扮成外部专家混进警队的?你师父知道这事么?”

 

“那是兼职。”

 

“兼什么职!”明楼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你妈知道你跟这家伙的事情么?”

 

张艺兴顿时怂了。

 

“你们院我看是完了。全是绣花枕头,没人好好练功 ,上面就知道捞钱,下面就知道谈恋爱。腐朽不堪。”

 

“什么院?”孙红雷听得一头雾水,“你们俩认识?”

 

“明院长是我们隔壁院的院长,跟我师父同级别。”张艺兴小声告诉他。

 

“什么?你们这小偷大学还分院系?”孙红雷奇了。

 

“什么小偷大学?”明楼皱起眉头。

 

“他念的不是小偷大学么?”孙红雷问。

 

明楼看了张艺兴一眼,不知说什么好,“看不出来,你还没全交代。”

 

“师父说了我们是秘密组织嘛。”张艺兴认真地点头。

 

“什么组织?”孙红雷更纳闷了。

 

“你不用知道那么多。”明楼打发他。

 

“你俩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孙红雷提高了声音。

 

“你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啊?”明楼奇了。

 

“我知道什么呀我?”

 

“大哥,孙队长应该是真的不知道。”明诚在一旁提醒。

 

“不知道就算了。”

 

孙红雷转向张艺兴:“你,说清楚,怎么回事!”

 

张艺兴看向明楼,明楼不置可否,张艺兴于是开口:“这么说吧,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官方管的,有些事情官方不方便管的,但仍然要管的,就交给我们处理。”

 

“特工啊?你们算国安?”孙红雷疑惑。

 

“不是。我们跟官方没有关系,经费都是自己解决的,接接民间的委托,或者接受赞助,官方监督我们。”张艺兴解释。

 

孙红雷看着他,愣了半天,转向明楼说:“我怎么从来没听过有这么个机构?你是怎么进去的?”

 

明楼说:“我大学四年级的时候被招进去的,不是也招过你么,你自己没来。”

 

孙红雷这下更惊讶了:“什么时候招过我?”

 

明楼无语了:“我不是给你留了字条么?”

 

孙红雷莫名其妙:“什么字条?”

 

明楼说:“你不可能没看见,我放你课本里头的。”

 

孙红雷开始用力回想,忽然惊奇地看向明楼:“我去,是那张啊。”

 

他开始摇头,无语地看向明楼,“明楼,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就这还tm高智商。”

 

“怎么了?”

 

孙红雷好笑地看向明诚:“他给我课本里留张字条,写今晚八点一号楼后小树林见。明楼。”

 

“有什么问题么?”明楼问。

 

“有什么问题?有tm这么写的么?这都姑娘跟我表白才这么写呢!”

 

明楼无语了:“我能跟你表白么,你怎么不照照镜子?孙红雷你哪来的自信!”

 

“那不好说。你那些事情我也不是没听过。”孙红雷说着看了眼明诚。

 

明楼恨不得找个东西砸他:“那我也不可能看上你!你以为我跟这小子一样,瞎啊!”

 

明诚皱了下眉头说:“大哥。”

 

张艺兴不高兴了:“明院长,你说话就说话,能不能不搞人身攻击。”

 

“人身攻击。”明楼哼了一声,“你那点人身还需要我攻击么?我问你,你第三次去偷画跟你师父报备过没有?你昨晚私自潜入警局跟你师父报备过没有?跟学校报备过没有?”

 

张艺兴低着头不说话。

 

孙红雷不乐意了:“明楼,你好好说话。我还坐在这儿呢。”

 

“好啊,这下又多了个保护伞是吧。”明楼点点头,“从学校到警局,民间的官方的,全把你们捧在手心上宠着,一身的坏毛病。”

 

“不关师父的事咯。”张艺兴替师父辩解。

 

“怎么不关他的事,他现在在哪,你跟我说说,你胡作非为了这么久,他人影呢?在忙他的餐饮生意还是在做他的情感咨询?一个堂堂大学教授,一个礼拜有一天来学校上过班么?你们院跟放羊似得,招生标准就剩下颜值了,一个一个长得倒挺漂亮,专业呢?漂亮能帮你躲过子弹啊?”

 

“那倒不是这么说的,有时候看到漂亮的确实不忍心开枪的。”张艺兴解释。

 

明诚笑了。

 

明楼指指他,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这什么风气!”

 

“就算你们靠颜值,那我问你,你师父的颜值怎么回事,年轻时确实不错,但现在呢?在发胖的道路上是一去不回头了?一个院里都是俊男美女他个院长怎么越来越残啊?”

 

“那师父做了餐饮业之后,是容易发胖的么,工作需要呀。”

 

“艺兴,明院长说话,你少说两句吧。”明诚劝着,眼看着明楼就准备卸眼镜片了。

 

“明楼,你差不多得了。你们学校的事情,他有他的师父,要教训也是他师父教训,你不是多管闲事么。”孙红雷又开口。

 

“怎么跟我没关系,昨天我们院本来准备在警局搞模拟考试的,你俩突然闯进来是怎么回事?”

 

“哎呦呵,明楼,你居然敢拿警局做考试场地!”

 

“我都是正经走过程序的,再说你们警局一天到晚也不升级一下安保系统,过两年我们都不稀罕拿你们考试了。”

 

“行了行了。”明诚打断,“大家说这么多话,喝点水吧。”

 

孙红雷和明楼翻着眼睛,张艺兴撅着嘴,却都乖乖拿起杯子。

 

“哇,阿诚哥,这是什么呀,好好喝。”张艺兴星星眼看向明诚。

 

明诚温柔一笑:“这是我们明家特制的酸梅汤,清凉泻火。”他说着看了眼明楼。

 

明楼于是整理了下衣服,恢复了平常高深莫测的样子。

 

孙红雷的气也消了一些,看看明诚真是聪明大方,化危机于无形之中。

 

刚看了一会儿,张艺兴和明楼两道锐利的眼光投过来,赶紧把眼神收了起来。

 

“行了,我也听明白了,你就是嫌他捣乱,影响你们模拟考试呗。我把他领回去看着,这两天不让他出来捣蛋行了吧。”孙红雷说。

 

明楼笑了:“你?看着他?你这两天都被他玩成什么样了?”

 

“诶——”孙红雷说话就准备站起来。

 

这时明诚开口:“大哥的意思是孙队长这几天也给艺兴折腾累了,不如一起在明家好好休息。模拟考试明天晚上就结束了。后天一早就送孙队长和艺兴回去。”

 

一番话说得孙红雷也不好意思翻脸了。

 

这时保姆敲了敲门说:“明先生,三文鱼蔬果沙拉买回来了,现在吃么?”

 

张艺兴的肚子正好咕咕地叫了起来。

 

孙红雷一脸恨铁不成钢:“吃吧吃吧,反正也走不了了。”

 

明诚说:“孙先生也一起吃吧,刚好还有一些酒菜。”

 

明楼挑起眉看着他。

 

“吃,干嘛不吃啊。”孙红雷哼了一声,走在最前面下楼了。

 

 

 

 

餐厅里坐着四个人。明楼坐在主位上,明诚和孙红雷依次坐在他左右两边,张艺兴坐在孙红雷旁边。

 

虽然刚刚吃过一顿,但明诚吩咐了一下,保姆又端出来了四菜一汤,荤素均衡。孙红雷一个人夹着筷子吃着。

 

明楼和明诚两人面前一人一碗甜汤。

 

张艺兴看看自己面前的沙拉,有点心酸。

 

“是加了桂圆么?”明楼吃了甜汤问道。

 

“是的,我上次去广东吃到的,觉得加了口感会好一些。”明诚回答。

 

明楼点点头:“确实好吃。”

 

明诚笑了一下。

 

“广东热么?”

 

“还好,比这里好多了。”

 

“咱们下次找机会一起去。”明楼说。

 

“好,正好今年的年假还没用完。”明诚笑着回答。

 

张艺兴看着对面你一句我一句的,转头看了看孙红雷,一口接一口埋头吃饭不带停,完全没被对面的画风感染。

 

“怎么啦?”孙红雷夹起个排骨问张艺兴,“别人吃肉你吃草难受的是吧?”

 

“别人是谁啊?这里就你在吃肉。”

 

“谁让你减肥的?”孙红雷不理他。

 

张艺兴咬咬嘴唇:“我要吃排骨。”

 

孙红雷没反应。

 

张艺兴看着他,他终于转过头看着他,一脸纳闷:“要吃你赶紧夹呀?”

 

张艺兴抱起手臂:“不吃了。”

 

孙红雷切了一声,继续吃自己的。

 

明诚笑了一下,夹了块排骨到张艺兴的盘子里:“要不要再加点菜。”

 

张艺兴:“不用了。”

 

孙红雷:“可以啊。”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彼此看了一眼,张艺兴默默闭上了眼睛。

 

孙红雷说:“给我炒个西红柿炒蛋吧,甜的那种,我最爱吃这个了。”

 

保姆点了个头下去了。

 

明诚说:“孙先生口味没变啊。”

 

明楼说:“你也就是吃番茄炒蛋的命。”

 

孙红雷说:“西红柿炒蛋怎么了,你大姐不也爱吃么?”

 

一提到明镜,张艺兴的耳朵竖了起来。

 

明楼看热闹地看了一眼张艺兴,笑了笑。

 

孙红雷继续问:“诶,你大姐去哪了,今天怎么不在家?”

 

“大姐度假去了。”明诚回答。

 

“她终于度假了呀,她早该休息休息了,一天到晚忙成那样,老板不是应该把事情都交给下面人去做的么。”

 

“只有你这种没当过老板的才会这么想。”明楼轻笑。

 

“我是没当过,我也不想当,看你们一家高深莫测的,我过不来这种日子。”孙红雷喝了口汤,“也就你大姐好一点,直爽干脆,接地气。”

 

张艺兴的脸拉下来了。

 

明楼的笑意变深。

 

“她跟谁去度假?”孙红雷补了一句。

 

“她未婚夫。”张艺兴冷冷地答。

 

孙红雷的筷子停住了。

 

“她要结婚了?”他抬头看着明楼和明诚。

 

“还没公布呢。”明诚说。

 

孙红雷转向张艺兴“你怎么知道的?”

 

“我妈跟我说的。她们有个女企业家八卦群。”

 

孙红雷消化了一下这个信息,再次转向明楼明诚:“她未婚夫谁啊?”

 

“王氏地产董事长。”张艺兴再次抢答。

 

“什么?”孙红雷声音都提高了,“王天风啊?”

 

“王天风怎么了?”张艺兴的声音也高了。

 

明楼靠在椅子上看着他俩,觉得今天也挺有意思的。

 

“王天风神神叨叨的,特别怪。”孙红雷偏着头思考,虽然他也说不上来王天风的问题在哪里。

 

“人家那叫艺术家气质,你这种直男癌晚期,看着当然古怪!”张艺兴冷哼着。

 

“诶,红雷,那你觉得谁比较适合我大姐?”明楼忽然问,明诚瞪了他一眼,他视而不见。

 

“你大姐适合找个man一点的,她看上去强势,其实内心还是个小女人,艺术家气质什么的太飘忽了。他应该找个——”孙红雷说着转头看见张艺兴的眼神,忽然说不下去了。

 

“找个什么样的?”张艺兴沉声问。

 

“不是,你别,我把明镜当妹——”

 

“我吃饱了。”张艺兴突然站起来,椅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孙红雷不禁皱眉。

 

“我回屋了。明院长,阿诚哥,拜拜。”张艺兴说完看也不看孙红雷就上楼了。

 

孙红雷坐在椅子上愣了一会儿。对面的两个人好笑地看着他。

 

明楼俯过身,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红雷,你这情商,基本可以告别感情生活了。”

 

番茄炒蛋送了上来,摆在孙红雷面前。

 

孙红雷伸出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了下来。

 

食欲没了。

 

 

 

 

吃完饭,明诚把孙红雷送到三楼客房门口。

 

“孙先生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一下吧。后天早上就可以走了。”

 

说着把门打开,孙红雷点点头走进去。

 

进去一看张艺兴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衣服也没脱,一看就是装睡。

 

孙红雷没多说话。先在床边坐了下来。这种情况他处理过太多次。

 

等了一会儿,张艺兴没动静,便爬到他身后,对着他的耳朵说:“睡着啦?”

 

张艺兴合着的眼皮动了动。

 

“那我也睡吧。”孙红雷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张艺兴还是没动静。

 

孙红雷脱了外套长裤,穿着背心短裤一扯被子,打了个响指,屋里灯瞬间全灭。

 

张艺兴等了一会儿,发现孙红雷没有了动作。

 

偷偷转过身一看,孙红雷呼吸平稳,面容安详,真的踏踏实实地睡着了。

 

顿时就气得坐起来了。

 

看着孙红雷的脸,研究着是该掐还是该捏。眼睛忽然一亮,蹑手蹑脚地下床在书桌里找了起来。

 

没一会儿拿了个马克笔回来了。在被子里拔了笔套。笔尖在孙红雷脸上几毫米的上方游走,从眼睛犹豫地转到嘴巴上,再移到鼻子上,再转回眼睛。

 

这时孙红雷揉揉鼻子,翻了个身,侧面对着他。

 

张艺兴于是也侧躺下来,重新伸出笔指向孙红雷的眼角,眼看笔尖就要落在皮肤上的时候,手一把被抓住扣在头顶。整个人被孙红雷压在身下。

 

“起开。”张艺兴说。

 

“让谁起开?”孙红雷轻笑。

 

“让你起开,我要睡觉。”

 

孙红雷一只手扣住他两只手手腕,另一只手把马克笔从他手上拽出来。

 

“睡觉拿着这个干嘛?”

 

张艺兴不说话把头撇开去。

 

孙红雷一边晃着马克笔一边啧啧啧:“张艺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多大了?幼儿园毕业没?趁人睡觉乱涂乱画?你丢不丢人。”

 

“谁画了?你哪个眼睛看见我画了?”张艺兴索性开始狡辩,说着扭起来,“你别骑我身上,快下来。”

 

他一扭,孙红雷的两腿把他夹得更紧了。

 

“别动,再动我开始画了啊?”孙红雷拿着马克笔威胁他。

 

看到马克笔黑黑的笔尖,张艺兴顿时怂了,怂了之后顿时觉得委屈,明明是自己要惩治孙红雷的,怎么现在反而受制于人,要是孙红雷真在他脸上画个乌龟什么的,这也太丢人了!

 

想着想着,嘴巴已经抿了起来,胸口开始起伏。

 

孙红雷一看这架势,马上开口:“诶诶诶,张艺兴,我跟你说,你别来这套啊,男孩子不兴这么犯规。”

 

张艺兴的眼圈已经泛红,丝毫不理他的警告。

 

孙红雷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受不了的就是熊孩子和哭哭啼啼的女人,现在好了,两个混在一起了,给哭哭啼啼的熊孩子缠上了,这比小鬼还要可怕啊。

 

一急之下脱口而出:“不许哭,要敢哭我就亲你!”

 

张艺兴愣了一下,嘴巴抿得更紧了,鼻子里已经响起了细微的前奏。

 

电光火石间,孙红雷低头吻住他,嘴唇贴着嘴唇,眼睛看着眼睛。

 

张艺兴眨巴眨巴眼睛,哭声停下来了。

 

孙红雷松了一口气,放开他,刚离开他的嘴唇半寸的距离,又停住。

 

像打劫的零用钱的孩子一样黑着脸警告:“不许再发出这种声音!这屋隔音不好,你明院长就在楼下,把我逼急了,让你叫到这辈子没脸上学信不信!”

 

张艺兴眉头一皱,掂量了一下,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于是勉强地点了点头。

 

孙红雷于是从他身上起来,重新坐好。

 

张艺兴也坐了起来。憋着气,但又忌惮孙红雷的警告。想了想还是问:“那我问你,你跟明董事长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之前她被威胁绑架,我被指派到项目上保护她。三个月之后,绑匪抓住了,我们一帮人就撤了。”

 

“就这么简单?”

 

“不然呢?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得,打着上班的幌子谈恋爱。”孙红雷切了一声,对张艺兴的专业性不予置评。

 

张艺兴听到谈恋爱这三个字,忽然眼神动了动,嘴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哥哥,你觉得我们是在……”他头低下去,想了想重新抬起来说,“是在——”

 

话没说完,嘴忽然被孙红雷的手掌捂住。

 

孙红雷的食指放在自己的嘴前,无声地比了个嘘——

 

房间里异常安静。

 

张艺兴奇怪地看着他。

 

孙红雷皱着眉头仔细倾听,好一会儿,默默地说:

 

“这房子有古怪。”

 

 

 

 

 

tbc…

 

明公馆(一):四手联弹

 

追逐游戏总目录 

评论
热度(162)

© 悄悄默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