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兴】[全民目击梗] 龙背墙(完结)

半夜看真是虐得心肝疼QAQ 只怪自己弧长如执,入圈太晚,没机会有这个荣幸再和大大在一个圈。。。

凡夫俗子很大方:

这篇文基本没有什么三观...不敢想象real正直的我,真的写了这么一篇文。艺兴黑化,红雷哥助纣为虐(简称OCC)

 

架构和背景基本和红雷哥的电影《全民目击》一样,就是我生搬硬套的把红兴线扯进去了。越写我越有罪恶感,明明我们艺兴就是天使啊!!!!

 

PS:“对于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被另一个人需要的感觉。”

 

这句话不是原创,也不是《全民目击》里的,是我看《瘦马》的微电影里的台词,貌似也是红雷哥说的,但我找不到出处了。就搬来了···

 

好了,不啰嗦了,上文。

 


 

[龙背墙]

 


 


 


 

2015年冬至,这一天格外的冷,北京在清晨4点就下起了鹅毛大雪,到上午9点的时候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

 


 

往年下大雪,张艺兴都会很高兴,孙红雷会早早起床亲自给他做早饭,然后帮他把院门口石子路上的冰铲平。

 


 

“艺兴啊,冷不冷?”

 


 

“冷,红雷哥,我今天不去上学了行么?”

 


 

张艺兴最喜欢下雪,因为一下雪他就不用去上课,而孙红雷也会推掉工作在家里陪他。可是这几年,气候变暖,北京下雪的日子越来越少了。张艺兴在心里盼啊盼。直到老天爷终于满足了他的愿望,在这一年的冬天为他下起了大雪。

 


 

可他看不见,他是听说的。他的房间在监狱走廊的尽头,没有窗子。

 


 

“被告人准备入庭。”

 


 

穿着警服的小警察跑过来和看守张艺兴的警卫小声说话。张艺兴听到了,他抬起头来,眼睛并里没有恐惧。他用戴着手铐的双手简单的洗了下脸,又理了理头发。

 


 

“红雷哥到了么?”

 


 

坐车往法庭走的时候,张艺兴扭头问架着他胳膊的警卫。警卫一愣,没回答他。

 


 

“他肯定已经到了。”

 


 

没人回答他,他就自己回答自己。

 


 

张艺兴知道孙红雷一定已经来了,他肯定会来的,他没法放着他不管。

 


 


 


 


 

1999年寒露,孙红雷在缅甸边境处理生意上的纠纷,这边治安不太平,除了贴身的秘书他还带了几个雇来的保镖。缅甸国内局势动荡,许多罗兴亚穆斯林越境进入中国云南省成为难民,路过贫民窟时身边的人都催促他加快脚步。

 


 

“孙老板,已经安排好晚上的飞机回北京了,剩下的事情我们来处理就可以。”

 


 

走在前面的保镖替孙红雷打着伞,秘书走在他身边一边用手抹挂了雨水的眼镜一边为他安排接下来的行程。一路步履匆匆,终于离车还有几步远时,孙红雷的视线越过包围住他的人群,第一次看到了张艺兴。

 


 

小小的孩子,身上穿着结了黑痂的单衣,提着一个破书包,光着脚站在茅草房檐下的石板路上。

 


 

孙红雷停下了脚步。

 


 

“孙老板,走吧,八成是被父母拉出来贩毒的,这样的孩子这里太多了。”

 


 

注意到孙红雷的目光停在这个孩子的身上,随行秘书连忙解释,语气中是不安。见到对方停了下来,小孩也抬起头,脏脏的脸上唯有一双眼睛清澈如雨水。

 


 

“冷么?”

 


 

孙红雷伸手接过保镖手里的雨伞,他没吩咐,围绕他的人群自动给他让出一条路。张艺兴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孙红雷向他走来。

 


 

“我带你去个暖和的地方。”

 


 

他脱下西装外套披在男孩身上,然后把他整个抱在怀里。

 


 

被抱起来的那一瞬间,张艺兴的手一松,小书包落在石板路的水坑里砸出了几滴泥水。

 


 

他彻底同自己以前的生活告别。

 


 

书包里是早就不符合年龄的教科书和十几包白粉,小男孩的母亲几年前因病过世,有毒瘾的父亲每天都安排他站在这里替自己交易。

 


 

遇见孙红雷的那天是他的生日,他刚满八岁,没上过学,见过的人里不是酒鬼就是毒贩。他没走出过这条巷子,除了训斥声和哀嚎他没听过其他的声音。

 


 

张艺兴曾以为这就是世界的所有,直到遇见了孙红雷。

 


 

那个人不怕他脏,不在乎他臭,张开手臂紧紧地把他抱进怀里。他带他住进温暖的地方,给他吃热乎的食物,温柔的对他嘘寒问暖。

 


 

原来世界上不只有痛苦和绝望。

 


 

带走他的人叫孙红雷,他告诉张艺兴他可以满足他任何的要求。

 


 

从此,这个人,连同关于这个人的所有,就是张艺兴全部的世界。

 


 


 


 


 


 

2015年冬至。

 


 

“十二月二十一日,晚上十点四十五分左右,被告人张艺兴开着黑色卡宴车进入了海维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寻找被害人著名歌星杨丹。”

 


 

检察院门口围满了各路媒体和市民,张艺兴的大学同学和老师站在前排,举着“无罪”的条幅。检察院内,嫌疑人兼被告人张艺兴入庭,紧接着法官入场,全体起立,庭审开始。

 


 

“被告人张艺兴,请问案发当晚你是否驾驶黑色卡宴进入现场?”

 


 

“是。”

 


 

“停车后,你是否约见了被害人杨丹。”

 


 

“对。”

 


 

“然后你把她带进车里,在你刚刚启动车子后她又下了车?并指着你争吵?”

 


 

“是。”

 


 

“然后你就开车撞向了她!?”

 


 

庭内一片哗然,对方律师咄咄逼人,句句紧逼。张艺兴抬头,越过对方的肩膀看到了坐在陪审团前排的孙红雷。

 


 

孙红雷穿着那身张艺兴最喜欢的灰色西装,可他看起来气色不太好,眼睛底下有黑眼圈,看起来很憔悴。

 


 

同张艺兴的目光相遇,孙红雷扯出一个不是很明显的笑,张了张嘴。张艺兴听不见,但他知道孙红雷告诉他“别怕”。

 


 

“对,我当时喝多了。”

 


 

张艺兴从不喝酒,他撒谎了。他穿着单薄的囚衣站在检察院的被告席上,冻得浑身轻微打颤,可他并不害怕。

 


 

孙红雷在这儿,他还是在乎他的。那这世上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2003年谷雨,今天又下雨了,司机接张艺兴时忘了带伞,他脱下西装外套想替他遮雨,却被张艺兴一扭身子躲开了。

 


 

“不要碰我。”

 


 

十二岁的少年,已经出落得挺拔高挑,可还是有些偏瘦,因此看起来确实就是个孩子。但他举手投足间像极了孙红雷,尤其是说话的语气,语调不激烈却不容反抗。司机的手一下子停住,一时间不知怎么反应。正是放学的时候,家长们带着孩子奔向车里,只有这两个人站在雨里瞪着对方,看起来的确有些奇怪。见司机这样小心,表情仿佛做错了什么时,男孩单肩背着书包用一只手捂住头,抬头看了司机一眼抬起嘴角笑了。

 


 

“男孩子,淋点儿雨怕什么。”

 


 

张艺兴这几天的心情不太好,上车以后他主动向司机道了歉,说并不是针对他。

 


 

孙红雷昨天就应该从上海回来了,管家就告诉他飞机降落的时间是00:32,可是他没回家。

 


 

“孙先生有一个重要的合同要谈。”

 


 

“来电话了么?”

 


 

“…没有,但昨天吩咐过了要小少爷早些休息。”

 


 

司机把张艺兴送进门,又帮他把书包递给等在门口的佣人。张艺兴点头说了声谢谢,孙红雷不喜欢地上有脚印,所以他进门先把沾了泥巴的球鞋换掉,穿上棉质的拖鞋。管家也侯在门口,不需他开口便先汇报起孙红雷的行程。听到他的话,张艺兴动作一顿,想了一会儿后慢吞吞的点了点头。

 


 

“好,麻烦您吩咐阿姨一声,晚饭我就不吃了。”

 


 

说不吃就是不吃,一天三顿饭,加上这一顿他已经饿了快一天的肚子。

 


 

管家叹了口气,没拦着,吩咐左右为难的佣人去烧热水,自己走到电话边给孙红雷的秘书打电话。

 


 

光投资就3亿的合同,孙红雷为了约见合作方的经理,动用了自己不少的关系。时间约在今天下午6点,错过这一次对方就要出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孙先生,电话。”

 


 

家里的电话是5:30来的,这个时间艺兴应该刚放学回家。秘书犹豫的敲开办公室的门,孙红雷看他一眼让对方把电话接进自己的办公室里。

 


 

5:55,孙红雷回到家。张艺兴在房间里躲着,没下来接他。

 


 

“你应该昨天就通知我。”

 


 

孙红雷进屋先把沾了雨水的西装外套脱下来丢给管家,管家弯腰点了点头说下次知道了,然后吩咐一边的佣人赶紧准备晚饭。

 


 

张艺兴的房间在二层,孙红雷迈开步子上楼一边走一边把手搓热了。只象征性地敲了两下门,张艺兴就穿着睡衣跑过来抱住他。

 


 

“怎么不吃饭?”

 


 

“我不饿。”

 


 

男孩的个头已经能到孙红雷的肩膀了,他伸出手紧紧地抱住对方。

 


 

“你不想我么?”

 


 

“想啊。”

 


 

这一年张艺兴十二岁,他的世界里除了孙红雷也出现了其他很多人,可他并不在乎。

 


 

他开始希望自己快一些长大,开始慢慢希望自己也是孙红雷全部的世界。

 


 


 


 


 

2015年冬至。

 


 

“被害人杨丹的胸腔和四肢受到了强大的撞击,但真正至于她死命的是这根铁钉。”

 


 

控方证人是接到报警电话后最先赶到的警察之一,他手里提着一个长方形的塑料袋,里面是被当做证物的一个铁钉。张艺兴站在被告席上,看着那根钉子,他离得太远了看不太清楚,分不清上面的红色是杨丹的血还是铁钉本身的铁锈。

 


 

“被告人,对此你是否反对?”

 


 

“我的确开车撞了她,但钉子的事儿,我没想到。”

 


 

其实没想真杀了她的,谁知道她那么倒霉的直接栽倒在那根钉子上。张艺兴看着那根钉子,瞪大了眼睛到底还是流出了几滴眼泪。

 


 

“我真的没有想到。”

 


 

孙红雷从小就教他,男人不要轻易掉眼泪。所以张艺兴不爱哭,他只哭给孙红雷一个人看。他一哭,孙红雷就心疼了,就没法不管他,就会原谅他所有的过错。

 


 

果然,他再抬起头的时候孙红雷正看着他,目光中满是气愤和疼惜。

 


 

早这样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逼我离开你呢?

 


 

张艺兴带着手铐没法擦眼泪,只好任凭泪水流了一脸。

 


 

八岁那年你把我捡回去,小猫小狗都是责任,更何况是一个人。

 


 

带走我的时候你就该想到你要为此付出的责任。你不能让我离开你,用什么理由都不行。

 


 

控方二号证人是张艺兴大学的同学,同校不同级,那天晚上她在琴房练琴时无意间听到过张艺兴的声音。

 


 

[这个人,她早就该消失了。]

 


 

一句话,控方律师便可判定此次事件为恶意伤人致死。

 


 

“被告人,对此你是否反对?”

 


 

“我不反对。”

 


 

张艺兴抬头,看了远处的孙红雷一眼,回答的毫不犹豫。

 


 

她就是该消失不是么。

 


 

你什么都有了,天底下爱你的人那么多,你为什么要来和我抢红雷哥。

 


 


 


 


 

2007年夏至,孙红雷穿着三件套在重点高中的校长办公室门口静静等候,没过一会办公室的门开了,穿着夏季校服的张艺兴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走出来。

 


 

“红雷哥,校长叫你…”

 


 

张艺兴这一年刚上高一,他的成绩本来能考上更好的寄宿学校,却在考试前一天突然发烧,发挥失常,只考上了这所稍微差一些的高中。孙红雷替他不值,可张艺兴自己显然不在意,也不许孙红雷替他找人安排。入学后张艺兴的成绩一直很好,可最近却频频逃课,班主任多次警告不管用后只好打给了他的监护人。当时孙红雷正在城市的另一头开会,接到电话后却还是在半小时之内赶到了。

 


 

“闯祸了?”

 


 

孙红雷理了理西装,故意不去看张艺兴。张艺兴不敢抬头也不答话,低着头死盯着孙红雷的鞋尖。十六岁的少年长高了不少,可还是比孙红雷要矮,长大了很多,可他犯了错还是习惯性的去扯孙红雷的袖口。

 


 

“你先回车上。”

 


 

刚理好的袖子又被扯歪了,孙红雷伸手扳起张艺兴的头让他看着自己。男孩子要有男人的样子,犯了错也要勇于承担不要畏手畏脚。孙红雷一脸的严肃,可看着男孩撇着的嘴角,还是忍不住笑了,伸手揪揪他的脸:

 


 

“我马上就过去。”

 


 

张艺兴听话的走出校门,司机见他出来,跑过来帮他开车门,他却不进去。

 


 

“红雷哥昨天晚上去哪儿了?”

 


 

司机俯首却不答话,张艺兴看了他一会儿撅了撅嘴:

 


 

“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

 


 

没一会儿孙红雷和秘书一起回来,刚坐进来孙红雷就扯过张艺兴的手,上面果然全是细小的口子。

 


 

“爬墙上树,你跟谁学的?”

 


 

孙红雷假装生气,伸手轻拍张艺兴的头,被对方笑着躲开了。张艺兴不答话,笑出两个明显的小酒窝,一侧身子让整个人全倚在孙红雷的身上。

 


 

“红雷哥,我还没吃饭呢,晚上你带我吃点儿好吃的吧。”

 


 

车子路过减速带,一颠簸张艺兴便顺势躺在孙红雷的腿上,他伸手替孙红雷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把整张脸埋进孙红雷的手里蹭了蹭。

 


 

“行,你想吃什么,咱们直接去。”

 


 

孙红雷看着他,似乎是没有办法却又乐意妥协,他抓住张艺兴的两只手,紧紧地握在手里,然后吩咐前面的秘书取消当天所有的行程。

 


 

“孙先生,8点您约了张小…”

 


 

“取消了啊,取消了,都不算。”

 


 

孙红雷没答话,倒是张艺兴一个挺身坐起来对前面的秘书说。秘书不知怎么办扭头去看孙红雷,孙红雷看张艺兴一眼,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点了点头:

 


 

“都取消。”

 


 

那天吃过晚饭回家的时候孙红雷告诉张艺兴,以后如果不想上课就给他打电话,他会派车去接,没有必要再逃课。

 


 

“艺兴学坏了啊。”

 


 

进门的时候管家过来取衣服,见两位都高兴便多说一句调侃一下少爷。

 


 

“学坏了我也喜欢。”

 


 

孙红雷说这话时张艺兴正忙着把校服外套脱下来,反应过来后他连衣服都顾不上脱就过去一把抱住对方。

 


 

“红雷哥,你说话算话。”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2015年冬至,庭审的最终结果是张艺兴无罪。控方最后一位证人是孙红雷的司机,在辩护律师的质问下失控,承认自己杀死歌星杨丹并嫁祸给张艺兴的事实。

 


 

这一切都太戏剧化了不是么,太像精心设计好,滴水不漏的骗局。

 


 

被带出法庭时张艺兴忍不住回头,使劲儿的向孙红雷的方向看,可是记者和陪审团有太多人了,把孙红雷挡得严严实实,他看不见。

 


 

[艺兴学坏了我也喜欢。]

 


 

红雷哥,你还记得这句话么?

 


 

张艺兴坐车回到监狱,回到那间关着他的小房子里。案件的结果出来了,看守他的警察态度便友好了许多。

 


 

“下次庭审结束后,没问题的话你就可以回家了。”

 


 

听到这话,张艺兴有些迟钝的抬头,看着警察一下子就笑了,笑的眼中含泪,露出两个明显的小酒窝。

 


 

他终于可以回家了。回到只有他和孙红雷两个人的家里去。

 


 


 


 

[人生在世,总有一些东西比命重要。换做是你,你也会这么做]

 


 


 


 


 


 

2015年立冬,张艺兴放学回来,管家告诉他家里来了客人,孙红雷到底还是要同那个女歌星结婚了。张艺兴听完没什么表情,他慢吞吞的脱鞋,顺便把那双高跟鞋踢远,把自己的吉他摆在同一个位置。

 


 

孙红雷交了新的女朋友,张艺兴早就知道了。孙红雷这次没瞒着他,却也没像以往那样顺着的意思分手。八卦报纸每天都在说商界巨鳄如何同美女歌手坠入爱河,张艺兴不想看都不行。同是学音乐的,作为前辈张艺兴自然知道她。说不上讨厌,孙红雷以外的人他从不多放在心上,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有那么多人喜欢,却偏偏要喜欢他的红雷哥。

 


 

“红雷哥。”

 


 

张艺兴把手里的背包用力的甩在茶几上,发出很大的声响,把那套杨丹买回来的茶具砸碎了一半。杨丹被突然砸过来的书包吓了一跳,她扭了扭身子向靠近孙红雷的方向挤了挤,张艺兴看见了便更不高兴。

 


 

“艺兴,你回来了。我有事要告诉你…”

 


 

“阿姨,我红雷哥还没说话呢,你着什么急?”

 


 

张艺兴说话的声音不大,却夹枪带棒句句伤人,杨丹一愣,看了眼孙红雷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你先回房间...”

 


 

“她回哪个房间,家里哪儿有她住的地方?”

 


 

张艺兴不依不饶,孙红雷让管家先带杨丹去二楼,然后起身走到张艺兴身边。

 


 

“你又耍脾气。”

 


 

“你不惹我烦我干嘛要耍脾气。”

 


 

“你不能一直跟着我,你得有自己的生活。”

 


 

“我自己的生活我干嘛自己不能决定。”

 


 

“艺兴,你总得考虑…”

 


 

“红雷哥。你不是我爸,我爱你。”

 


 

懂事后张艺兴便开始不喜欢孙红雷以长辈的姿态跟他说话,孙红雷这样哄他,就像是再哄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可他明明不是张艺兴的父亲,事到如此张艺兴也受够了被他像孩子一样对待。

 


 

“别说什么我还小,不懂事的话。我认识的人是不多,我的生活里的确只有你,可我分得清什么是爱。”

 


 

张艺兴说这话的时候没哭,红了眼圈的是孙红雷。他的严厉在张艺兴面前从来都不堪一击,他早已习惯给予张艺兴一切他想要的,也许张艺兴也以为他会一直这样满足他所有的要求。

 


 

“艺兴,我要结婚了,你也应该接受那份录取通知去德国学钢琴。”

 


 

那天的北京特别冷,张艺兴摔门出去的时候故意没穿外套。他哆哆嗦嗦的往车库走,越走步子越小,最后停了下来在寒风中含着眼泪慢慢转身。

 


 

他在等孙红雷,可孙红雷这次没出来追他,没着急的跑出来用外套裹住他,把他楼近自己温暖的怀里。

 


 

开车离开的时候张艺兴想,也许孙红雷真的不再爱他了,或是不像以前那么爱了,不然他怎么舍得让自己就这么走了。

 


 

孙红雷说过,他要带他去一个暖和的地方,说过有任何要求张艺兴都可以告诉他。

 


 

“骗人,红雷哥是骗子。”

 


 

张艺兴一边哭一边用毛衣的袖子擦了擦眼泪。

 


 

可就算孙红雷说谎了,他还是不舍得恨他,于是只好恨那个夹在他们中间的杨丹。

 


 

要是她消失就好了。

 


 

张艺兴的车子越开越快,他不知道去哪儿,也无处可去。快过圣诞节了,北京到处都是精心装饰过得圣诞树和彩色的灯,孩子们拉着父母的手指着橱窗里的玩具期望圣诞老人把这些送给他们做礼物。

 


 

张艺兴18岁那年的圣诞节,孙红雷出差回来,找人租了一套圣诞老人的衣服跑到艺兴的学校门口去发礼物。

 


 

“小朋友,你想要什么。”

 


 

张艺兴放学出门,一眼就认出了孙红雷。他撇着嘴笑了笑,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走过去用手戳了戳圣诞老人的肚子,大声又毫不犹豫地说:

 


 

“我想要我红雷哥。”

 


 

于是孙红雷就真的摘掉帽子,撤掉胡子,然后又脱了那身滑稽的红色服装。他拍拍头上沾着的白色棉絮,伸出手,一把把张艺兴抱在怀里。

 


 

“圣诞快乐艺兴。”

 


 

“圣诞快乐红雷哥。”

 


 

圣诞老人是假的,红雷哥的话也是谎话。

 


 

2015年的这个冬天,是张艺兴经历过的最冷的冬天。

 


 


 


 


 

2000年惊蛰,孙红雷最近睡得很浅,宽敞一些的那间房被腾出来重新装修让给了张艺兴。可他一把年纪了却有认床的毛病,这几天翻来覆去的睡不好总觉得不舒服。

 


 

推开艺兴的房门本是想看看他就离开的,可小小的孩子却也还醒着,坐在床上愣愣的看着窗外。

 


 

“艺兴啊,为什么不睡觉?”

 


 

孙红雷把门关好,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坐在张艺兴的床边。

 


 

“红雷哥,我睡不着。”

 


 

张艺兴扯了扯孙红雷的衣角,以为自己打扰了孙红雷休息,不敢抬头看他。孙红雷笑笑,掀起被子躺过去,把张艺兴拉过来搂在怀里。

 


 

“红雷哥也睡不着,那你陪陪我吧。”

 


 


 

人生在世,总有一些东西比命更重要。

 


 

对于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被另一个人需要的感觉。

 


 

孙红雷搂着这个小小的孩子,对方用发抖的手小心的握住他的手指。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真实,像是这个小人伸手握住了他的心。

 


 

那一刻孙红雷才明白了自己竟可以如此的被人需要,那么失去一切他便也要保护他。

 


 

孙红雷承认自己是一个很感性的人,有的时候会冲动,有的时候会爱心泛滥。可在遇见了张艺兴后他便终于有了一个对象,一个让他全心全意去守护的对象。

 


 

他是一个俗人,他承认。

 


 

对于他孙红雷来说,张艺兴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张艺兴被警察带走前的那天,他满身湿透了的回到家,像小时候一样着急的钻进他的怀里。在这之前艺兴已经好久没回家了,孙红雷还没来得及开心,没来得及好好同他说说话警察就来了。他们举着证件,把艺兴从他怀里扯走,对孙红雷说他的艺兴涉嫌杀人逃逸。

 


 

孙红雷的脑子一片空白,他有些踉跄的跟着警察走出别墅,只注意到艺兴还穿着那身湿透了的衣服。

 


 

“红雷哥!红雷哥救我!红雷哥!”

 


 

张艺兴全程都没有反抗,也没有解释,警察拖着他要把他塞进装了铁栅栏的警车前他才回头,惊慌失措的喊着孙红雷的名字。

 


 

“艺兴!艺兴别哭!你们放开他!你们别碰他!!”

 


 

听到艺兴的哭喊声孙红雷才回过神来,他挣扎着要把艺兴带回来,把他护在身边,告诉他这世界上没人能伤害他。但管家和佣人们拦住了他,不让他上前。

 


 

“红雷哥!”

 


 

“艺兴!艺兴别怕!艺兴!别怕!都撒手!都他妈的给我松手!艺兴!”

 


 

可是警笛声响起,压过了艺兴呼唤他名字的声音。穿着警服的人当着孙红雷的面把艺兴带走了,他甚至都没来得及问个明白。

 


 


 


 

...案情有了新的证据,立刻申请重申…

 


 

…在我的记忆中,艺兴和杨丹是可以和睦相处的...

 


 

…请问孙先生,你爱杨丹么…

 


 

…一件绿帽子引发的惨案...

 


 

…除了监护人,被告人和你还有什么关系…

 


 

“对,是我杀了她!我开车撞了她!我把她装成了肉泥!!不是用钉子!我撞他一百次都嫌不够!”

 


 

冬至后的第二天,积雪还未化,孙红雷作为被告人的监护人出庭作证。他是骄傲的,一个白手起家的商人挣够了钱,可以享受世界上最好的服务,可以穿最昂贵的衣服却不能掩盖他内心的弱点。他的骄傲是致命的,控方律师巧用这一点便可以让他失控,让他把自己的罪行公之于众。

 


 

[人生在世,总有一些东西比命重要。]

 


 

“自己杀了人,要养子顶罪。你根本不配做人!”

 


 

混乱时陪审团中有一位母亲站起来,她对着孙红雷的方向吐了口口水。肮脏的口水落在孙红雷的西装上,他没躲,抬头望向对面被告席上的张艺兴,对方似乎愣住了,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到警察走过来要给孙红雷戴上手铐时,张艺兴才反应过来,一边挣扎一边大喊。

 


 

“他不是我的养父!红雷哥你别这么说!!!法官!!不是这样的!!放开我!放开我!”

 


 

“混账!我会死在龙背墙后!”

 


 

孙红雷知道艺兴会说什么,所以他连忙大喝一声让他闭嘴。

 


 

果然张艺兴一下子停了下来,看着他只是哭却再不说话。

 


 


 


 

[南龙王一头撞向身旁的金刚壁,当场死去。养不教,父之过,南龙王认为自己死得其所。]

 


 

孙红雷换上囚服,被关押进不见天日的牢房。他的人生即将结束,以一种非常不光彩的方式。可他的心却是平静的,如释重负的。

 


 

他进了牢房,那艺兴就可以回家了。

 


 

孙红雷一直都在告诉张艺兴,他救了他的命,不是为了让他偷生,是为了让他重生。

 


 

“我在这里向整个法庭认错,对不起欺骗了大家,我的确杀了人。”

 


 

“艺兴是无辜的,我威胁了我的司机。我的代理律师并不知情。”

 


 

一命抵一命,他不能让别人去承担这份责任,只能由他来替艺兴赎罪。

 


 

[南龙王最终化作了龙背山,经过这场浩劫后,小龙王幡然顿悟,终生恪守本分,与人为善。]

 


 

如果人终要死去,那为了最在乎的人去死,有什么不对。

 


 

他这一辈子什么都有了,如今大限将至,他只希望艺兴没事。

 


 


 


 


 

2009年清明,孙红雷早早起床准备去墓地上坟,下楼的时候发现张艺兴还没去学校,并且已经穿戴整齐。

 


 

“红雷哥,你也带我去吧。”

 


 

两个都是遗世人,生命中没有其他的亲人了,每逢这个时候便觉得彼此特别的亲。听到他的话,孙红雷一笑,伸开手臂自然地把张艺兴抱住。

 


 

“墓地有什么好去的。”

 


 

孙红雷拍了拍艺兴的后背,说上完坟身上全都是纸钱烧过后的灰,沾在身上会不吉利。

 


 

“我不信这些。”

 


 

“那谁晚上不敢自己睡觉。”

 


 

张艺兴不肯撒手,抱着孙红雷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咯咯直笑。

 


 

后来孙红雷还是带张艺兴去了,他不会拒绝他任何的要求。孙红雷没跟墓碑上刻着名字的人解释这个孩子是谁,只是说他非常非常的重要,希望父母在天之灵,可以保他平安。

 


 

“艺兴,你记着啊。等我死了,绝对不埋在这儿,跟大通铺似得。”

 


 

烧完纸扫完墓,两个人都是一身的灰,孙红雷握着张艺兴的手慢慢往停车场走,看着满山的墓碑没来由的开了句玩笑。可张艺兴却笑不出来,他看了眼孙红雷,语气正式的说:

 


 

“等你死了的第二天,我也会死。”

 


 

“瞎说什么呢!”

 


 

孙红雷的笑僵在脸上,忍不住抬脚轻踢了一下张艺兴,墓地里没来由的一阵风让他打了个寒战。

 


 

“我没瞎说,你死了,我还活着干嘛啊。”

 


 

不论时间过了多久,张艺兴依旧像8岁那年一样,总喜欢粘着他。

 


 

两个人僵持着站了一会儿,张艺兴还是没忍住,又伸手抱住孙红雷。孙红雷叹了口气,也只好回抱住他。

 


 

“多大了,还说胡话。”

 


 

张艺兴的确是长大了,但在孙红雷的面前他没法不像个孩子,可他没说胡话。

 


 

如果没有孙红雷,他找不到任何活下去的理由。

 


 


 


 


 

2015年冬夜,张艺兴被无罪释放,管家接他回家,下车前他看到家门口挤满了等待他的同学和媒体。

 


 

“张艺兴,张艺兴你有什么想说的么?!对于您养父的罪行,你有什么话说!?”

 


 

一个记者冲出人群挤到了最前面,张艺兴本被管家挟持着走得飞快。听到这句话他却停下脚步,挣开束缚着他的手慢慢的走过去,趁对方不注意狠狠地给了那个记者一拳。

 


 

同学们给他准备的花束他没有接,老师想陪他说说话被他拒之门外。他本就不在乎这些人,如今真正在乎的那个不在了,他不必再向任何人伪装。

 


 

诺大的别墅,关上门只有他和管家两个人,张艺兴看他一眼,只把他当做害红雷哥入狱的帮凶。

 


 

“艺兴…”

 


 

“我要休息了。”

 


 

张艺兴打断对方的话,慢吞吞的换掉沾了泥巴的鞋子,走回二楼的卧室。

 


 

他没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去了孙红雷的屋子,他把自己整个人卷在有孙红雷气味的被子里默默哭泣。

 


 

“艺兴,你得有自己的生活。”

 


 

孙红雷到底还是不了解张艺兴,尽管他爱他胜过一切,却总是低估了张艺兴对他的需要。

 


 

如果有自己的生活注定失去孙红雷,那活着或是未来还有什么意义?

 


 

张艺兴越哭声音越响,越哭越无法呼吸,

 


 

他不明白,明明他的世界不在了,可为什么他还活着。

 


 

“远古的南龙王老来得子,所以对小龙王宠爱有加,但小龙王任性淘气,到处惹祸,直到有一天他真的闯出了大祸,失手烧毁了天庭的神龛。慌乱中的小龙王回到家里,天庭自然不会放过他。南龙王为了救儿子,他冒充小龙王,趴在盘龙山下,接受雷电的击打。眼看着父亲被烧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小龙王悔恨愧疚。他一下冲出来要承担这个惩罚。南龙王为了让儿子封口,便一头撞向身边的金刚壁,当场死去。养不教,父之过,南龙王认为自己死得其所。死后他的尸体便化作龙背山,经过这场浩劫后,小龙王幡然顿悟,终生恪守本分,与人为善。后人将龙背山改称为龙背墙,是因为这面墙挡住了小龙王所有的罪行。”

 


 


 

八岁那年张艺兴认识了孙红雷,这个人把他带走,给他温暖改变了他的世界,成为了他的世界。

 


 

“喂,您好,童律师么。我是张艺兴…”

 


 

这个人宠他,爱他,给予他想要的所有。

 


 

“案情有了新的变化,马上开庭重审。”

 


 

红雷哥,你不用替我顶罪,你不是我爸爸,我爱你。

 


 


 

张艺兴站在别墅的门口静静等待警车来接他,他想孙红雷肯定是爱他的,不然不会心甘情愿的用自己的性命换取他的未来。

 


 

可他不想要未来,他只想要孙红雷的爱。

 


 

人生在世,总有一些东西比命重要。

 


 

换做是你,你也会这么做。

 


 

“艺兴,想我了么?”

 


 

“想!”

 


 


 


 

明明是洁白无瑕的,却又伤人彻骨彻心。

 


 

2015年的冬天,突然下了一场好大好大的雪。

 


 

END

 


 


 


 


 


 

妈呀,好长。

 

啰嗦一句我小时候我亲爸就是这么惯着我的,我不愿意上课我爸就给我请假,上学上烦了我爸就让司机来接我。现在一想还挺后怕的···幸好我妈小时候的几个嘴巴把我打成了一个根正苗红的好少女...

 

爸爸love u

 


评论
热度(56)
  1. 悄悄默默凡夫俗子很大方 转载了此文字
    半夜看真是虐得心肝疼QAQ 只怪自己弧长如执,入圈太晚,没机会有这个荣幸再和大大在一个圈。。。

© 悄悄默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