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爱(下)

爱似熊熊烈火,但庆幸他们不是飞蛾,是上天安排,不得不爱QAQ

熊吉爸:

传说中的南京篇来了。

 

传说中的初夜。

 

已尽力还原事实。(喂……)

 

----------------------------------

 

不得不爱(下)

 
 
 

七月末的南京,烈日当空,太阳底下所有东西都被烤得滚烫。

 

昏暗的房间里开着冷气,张艺兴微微掀开窗帘一角,眯起眼睛眺望街景,窗外的一切像是另一个世界,而他们两个在这里,与世隔绝。

 

“看什么呢?”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双结实的手臂从背后环抱上来,孙红雷把下巴搁在那光滑白皙的肩膀上,胡渣刺得他有点痒。张艺兴缩了缩脖子,但没有躲开。“你洗好啦?”

 

男人夹杂着沐浴露味道的体香随着他的怀抱扑鼻而来。“嗯,冲了个澡。不过好像还有点你的味道。”

 

一只大手伸到鼻子跟前,张艺兴信以为真地抓着闻了闻。“还好啊,闻不出来。”

 

“傻小子,逗你玩呢。”男人乐了。

 

“好你个骗子,以后不信你了啊。”笑着甩开他的手转过身,却迎上男人异常认真的脸。

 

“怎么了?”张艺兴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艺兴,那个,上次我说的回家商量那事你还记得吗?”

 

“你说了...?”清澈的眼中掠过一丝担心。

 

“嗯。其实我一个星期前就搬出来了,因为想当面告诉你,所以现在才讲。”

 

“嫂子她没事吧?”张艺兴脱口而出,马上就后悔了,他是世界上最没资格问这句话的人。

 

“她还好。我和她心里都清楚,早晚得跨出这一步,现在这样挺好。你别想太多,放心吧。”

 

男人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顶着巨大的压力,一方面是对过去的自责,另一方面是对于未来的不安。将来他们两在一起所要面对的问题,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然而,他却希望尽可能地让现在的张艺兴少分担一点压力。

 

“那……你还好吗,哥?”

 

孙红雷没有想到他会问出这么一句话,眼中闪过感动与惊喜,略显疲惫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这些年来,自己一直顶着坚硬的外壳生活,可内心深处的脆弱与孤独却少有人问津。如今有一个男孩站在你跟前,全心全意问你一句“你还好吗?”,突然感觉积累多年的淤积被一股暖流冲刷,浑身又有了力气。

 

“傻小子。我有你在,好着呐。” 孙红雷忍不住抬起手想去摸一下那认真的小脸,却被一手抓住。

 

“孙红雷...”

 

男人憋住笑,“怎么了张艺兴?”

 

“我会让你幸福的,我一定,我保证…”男孩握着他的手,以求婚时候的表情说出了求婚时候才会说的话。

 

男人扑哧一声笑出来的同时心脏一阵感动得发麻。

 

“笑什么呀,我是说真的。”张艺兴一脸严肃,紧紧握住他的手不放。

 

“我知道,我信你。”

 

那一刻,不知为何两人都有一点想哭的冲动。即使如此纯洁美好,这份爱情却依旧是见不得光的。而且,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像现在这样躲在昏暗的房间里才可以拥抱接吻。他们被彼此的勇气打动了,萌生了一种患难与共的疼爱之情。换了别人,可能早就在现实面前打退堂鼓,但在他们的世界观里,比起阳光下的平淡和孤独,宁可选择在阴影里倾其一切爱一回。

 

爱情和艺术一样,必须发自内心,毫无保留。

 

那天晚上和节目组一起吃过饭以后,电视台的李勇拉着孙红雷喝酒聊天,一聊就聊到了深夜。张艺兴回到自己房间听着歌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是凌晨三点。心里一惊打开手机,果然有好几条他的消息。

 

23:58 小傻瓜,在干嘛?

 

23:59 睡着啦?😭

 

00:00 那就好好休息吧。晚安😘

 

00:52 想抱着你睡,咱们明天一起睡吧?我这一层就我和黄磊还有李勇,不碍事。

 

00:52 晚安🌹

 
 
 
 
 

张艺兴笑着回了一条,“好啊”。

 

五点半,大家准时在大堂集合。然后在节目组的安排下披着毛巾浴袍来到澡堂。

 

“好,都下水了吗?辛苦大家了。哎?红雷哥,你怎么还穿着浴袍呀?”导演问道。

 

“我就不用下去了吧。这总要有人负责搓澡吧。”男人戴着墨镜,进入了标志性的耍宝模式。

 

张艺兴抬头看了他一眼,四目相对,戴墨镜的那个继续摆酷,水里的那个暧昧地笑了。他知道男人身上有很多昨天下午他激动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也行,那继续,各就各位。”

 

这一天可是把弟兄们累坏了,主要是高温难耐,好几次都差点中暑。烈日下来来回回奔来奔去不算,还要爬城墙。张艺兴本来就有腰伤,再加上被太阳蒸得人发晕,爬到一半就撑不住了。

 

孙红雷在墙顶上看着,心里急得简直要骂人了。什么鬼策划,有种自己爬爬看。“艺兴,你别往脚底下看,往上看。腿上使劲!”

 

张艺兴汗如雨下,腰被拽得生疼,力气使不出来。他抬起头看到男人一脸担心焦急的样子,一咬牙就强忍着疼痛和晕眩的感觉发了狠地接着往上爬。

 

终于爬到了终点,大家连忙围过来架着张艺兴的胳膊帮忙往上提。孙红雷自然冲在第一个,他看着满头虚汗嘴唇发白的孩子,心疼的同时,又生出了一股敬佩和骄傲。

 

“导演,接下来没这么狠的任务了吧?”黄渤一个劲扇着扇子,状态也很不好,处于中暑边缘。

 

“没有没有,一会就逗逗鸽子。”工作组连忙给六人递上饮料。

 

“哥哥,哥哥,我怕鸡鸭鱼还有鸽子!”镜头前张艺兴可爱地列举他的死敌。大伙纷纷露出“你在逗我?”的表情,但男孩眼中那发自内心的惊恐还真是让人服气。

 

“没事,你跟在我后面!”男人率先放话,然后还真的贴身护卫。而其他几位仁兄却为了增加节目可看性变着法子去“治疗”张艺兴。于是乎鸽子漫天飞舞的广场上传来一声声惨叫。“哎哟!不要飞啊!”“别过来别过来!”“啊啊啊,我真的怕!”

 

当黄渤又一次拿着鸽子要给张艺兴克服恐惧时,孙红雷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搂过男孩的肩膀,用手示意适可而止。“我靠差不多行了啊。一会嗓子喊哑了也别拍了。”

 

“行行,红雷哥,咱再补几个镜头这边就ok了。要不您就在这里保护一下艺兴,帮他赶赶鸽子什么的。”follow pd建议道。

 

“好啊。”说完就大大方方拉起张艺兴的手。面对张艺兴最害怕的鸽子,面对一排排的摄像机,男人紧紧握着他的手,用身体去驱赶护卫。

 

广场的拍摄终于结束了,工作人员安排午餐休息。六个人穿过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群众离开拍摄场地。这里早已没了什么鸽子,孙红雷依旧拉着张艺兴的手不放,看到人群不断往当中挤他就双手抓住张艺兴肩膀护着他一路穿过人群。

 

下午的拍摄一样辛苦,几乎所有人都是浑身被汗水浸湿。终于熬到晚上,真相也渐渐“水落石出”,如几位哥哥一大早就预判得一样,张艺兴是杀手。

 

孙红雷拿着枪等在地下室,直到张艺兴出现以前都在琢磨怎么板起脸吓唬他,逗他玩。

 

然而张艺兴出现的一瞬间,灯光照射着那张惊慌无助的脸,孙红雷原先想好的思路就有些乱了。

 

起初张艺兴也没想太多,比起完成剧中的任务,他更在意的是如何在他面前,把这对手戏演得好一些。

 

“把你手里东西放下!”孙红雷大声喝道,神情严肃。

 

“不能放…我放了这个,我没办法,再……执行任务了。”张艺兴心想完蛋了,这演技不是差了一点点。

 

“别逼我,艺兴。”孙红雷一脸不忍心,不住地后退,“艺兴……艺兴,别逼我。”不愧是专业演员,不管对方什么水平他也丝毫不放水地真刀真枪往下演。

 

只怪男人演得太逼真,所以当张艺兴站在那里,望着他拿枪指着自己,望着他眼中那熟悉的怜爱与不舍,就自然而然代入了他们两人在现实中的关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之间从一开始,就一直是张艺兴不断地在挑战孙红雷自我克制的极限,逼他面对心底最真实的感情。从金条之争他对他哭要他承受背叛的责任和义务,到雪山前夜的告白和初吻,再到雪山上用生命去赌他一个回头,都一样。张艺兴是个骨子里执着到有点疯狂的那么一个人。平日里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可一旦有了他想要追求的东西,那是得不到就誓不罢休的。如果孙红雷不爱自己,那他绝对不会去勉强什么。可关键就是他感受到了孙红雷的爱了,相爱的人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甚至在爱情刚开始没开始的时候就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所以,当他知道他也爱自己,他怎么能控制自己不去爱。在南京这场异次元的游戏里,他们之间是一场注定的悲剧,现实中很有可能也会走到穷途末路。然而,即使如此也没有人能阻止他的爱,他自己不能,孙红雷不能,旁人更不能。要终止这份感情,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终止他的生命。

 

于是,张艺兴忘记了周围有导演有摄像师,忘记了所有纷纷扰扰,只是执着地向他的男人走去。那眼神,既是幽怨,也是倾慕,既像哭泣,又像是无尽的倾诉。这样的眼神,是孙红雷拍了这么多戏也没遇到过的,他终于彻底地感受到张艺兴对自己的爱有多深,他被这灼热的感情震撼到整张脸整颗心都发麻了。

 

“我放你一马,快走。”他一边举枪威胁一边节节后退。

 

张艺兴却不为所惧,嘴里梦呓般地念着,“我要完成任务。”一步步向前逼近,手上拿着一小瓶红色的毒药,那是游戏里他唯一的武器。而现实中,他的武器就只有他至真至纯的一颗心,他要亲自交在他手里,他若不肯收下,这颗心就直接给他摔碎。

 

“可以开枪了”导演示意,孙红雷侧过脸去闭上眼,做出了开枪的动作,张艺兴扑倒在他怀里,嘴唇从男人的肩膀滑落到腰间。

 

孙红雷低下头,泣不成声,手不住地颤抖。让他彻底崩溃的,不是张艺兴的“死亡”,而是这孩子倒下的时候,整个分量就那么压上来了。全身的分量,毫无保留,没有退路,直接摔进他怀里。男人知道这孩子爱自己,但从未那么真切地体会过这爱情的分量。那是用生命在爱的爱情啊……是他早已遗忘的,理想中爱情应有的样子。

 

人们总说失去后才更懂得珍惜,此话一点不假。在游戏里,他迫于无奈亲手杀死他最疼爱的人,感受到一切归零的震撼和悲痛。现实里,他怎能忍心让这样一份爱情死去。

 

孙红雷在众人敬佩的目光中使劲背起了一动不动的张艺兴。张艺兴双手垂在那里,整个人交给了他。因为是真正一点力气也不使,和之前在酒店房间拦腰抱起他时简直不是同一个分量,孙红雷一路走走停停才走到大门口。当两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时,兄弟们不得不被这极具震慑力的画面和两人投入的演出所折服,鼓起掌来。

 

然而,这边都开始恶搞穿越戏码了,孙红雷还是含着眼泪跪在一动不动的张艺兴面前,戏出不来了。

 

直到回酒店的大巴上,两人才渐渐缓过神来,笑盈盈地接受工作组此起彼伏的赞叹。

 

由于今天一天实在太累,大家回房间后在群里商量了一下,晚餐就各自叫客房服务随便解决得了。实在没力气喝酒吹牛,只想赶紧洗洗睡。明天飞深圳,一天都不用录节目,再好好搓一顿海鲜也不迟。

 

“来我这里吗?一起吃饭?”张艺兴刚退出微信界面,男人就小窗来消息了。

 

“好,我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帮我随便点点东西就好,不要辣的,谢谢。”

 

“谢什么......😰”

 

“傻瓜”

 

“等你,不急❤️”

 
 
 

男人接连发了三条消息。手机上交流的他总是特别可爱。张艺兴对着屏幕也能笑出来。

 

接下来请戳下面链接长篇初夜肉,写了我整整两天也是醉了……

 

http://hxisreal.com/budebuai2

 
 
 
 
 
 
 


评论(2)
热度(188)

© 悄悄默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