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告白·樱

天啊天啊天啊,居然能he能这么美满😭😭😭好吧,也不是很美满,他们也放弃了很多,但是终于能一直走到最后,太感动了😭😭😭整个系列都如它的名字和作者本人一样特别美特别仙,但又不是高高在上的空中城堡,是接地气的生活化的真实的触手可及的那种情感。一句话,走肾又走心❤❤BTW,结尾詹孟好评😌😌

Just let you know:

写在前面:


【正文】


番外——【莲】


               【桂】


               【梅】


本篇纯走心。如果想了解着故事到底是怎么个发展,不妨点点那个正文。不要上升真人和宗教信仰,谢谢。


我又来胡诌了。


完结篇的意思就是完了。


-----------------------------------------------------------------------


如果苹果没有落下,


在枝桠的缝隙中,我们看不到月亮。 




这几乎就是一场灭顶的灾难,去之前大卫就能联想到。他责怪过普雅的鲁莽,甚至将自己的护照偷偷藏起来而阻止普雅买机票。可惜普雅的脑子太好转,一下子就能猜中护照夹在大卫随身的手账本里。普雅搂着大卫,亲着他的太阳穴,说着没关系,一切都会好的,他的父母们都很好。


然而普雅太得意于父母的爱,而忽略了其他,他急于要给大卫和自己一份安定,任性地去要求他人给予认同。当普雅领着大卫走进家门,父亲的目光从欣喜瞬时转成愤怒、暴怒。还没等他开口,宗教、信仰、国度、性别所有的问题都砸在这个刚刚成年不久的青年身上。他的父亲更是在质问普雅是不是心里有疾病,他笃定地说同性恋就是病。母亲突然高声地尖叫,一声比一声刺耳,万箭攒心。普雅在他的父母眼里看到了绝望,这次是真的无法原谅,他身子抖得只能靠墙而站。


大卫不敢有动作,他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被人提起来,甩来甩去,然后摔到地上用脚去踩、去跺。他听不懂这个穆斯林家庭的语言,但是从他们的表情上面知道他和普雅全搞砸了。温度从指间一点点溜走,大卫闪过很多念头,他看着这对爱子心切却如今痛苦万分的父母,知道自己应该快速离开这间屋子,不要回头,然后买最近的飞机票回去,可是普雅瑟瑟发抖的身子让大卫无法挪走半分。即使结局是分手,他也不能留普雅一个人在风暴眼,因为他对自己发过誓不会再让普雅一个人受伤。


突然大卫的手被拉住,熟悉的手指穿过自己的手指,下意识地扣紧。普雅一下挡在了大卫面前,阻挡了父亲的下一步动作,母亲捂着嘴巴,双腿一软坐到了地上,放声痛哭。普雅的父亲毫不留情地将普雅和大卫推出门,狠狠地把门甩在普雅的脸上。大卫呼吸一滞,他看见普雅合上眼头靠在他家的门上,牵着的手冰冷如铁。


他们找了一家附近的酒店落脚,谁也没有说话,各怀心事。直到天色暗淡,大卫提着几盒外卖进来,普雅才开始有所动作。他们洗漱完毕,躺在各自的床上,大卫侧着身子紧紧盯着旁边床上的普雅,而普雅闭上眼,喉结来回吞咽。这个男孩正压抑着自己的悲伤,他把苦楚留给了自己,尽量不去惊扰大卫。可他不懂,在大卫心里,没有什么比普雅更重。大卫爬下床,跪在普雅床旁,一遍一遍地帮他梳着头发。终于普雅伸手紧紧搂住大卫的脖子,头埋进他的颈窝。大卫依旧一遍一遍地抚摸他软软的卷发,压着一口凉气,不去在意自己肩膀上的一片濡湿。


后来,大卫陪着普雅每天去他家,每次又被哄回来,直到开学前普雅都没有再见自己的父母。回校后,大卫对自己说了无数次要跟普雅把话讲明,他不愿意拖累他,这再也不是儿戏。可每次话到嘴边,他望向普雅那双眼睛,从一开始就吸引着自己的眼睛,句子里的所有字都打散了。大卫终于鼓足勇气给普雅发了一条消息,很明确地表明自己不能让他们家庭分裂,必须分手,结果换来的是猝不及防的一拳和一个带着行李箱站在他宿舍门口的普雅。


夜晚有时候,大卫莫名醒来看见普雅背对着他,手里攒着手机,打几行字又删除,反反复复。他伸出手环住普雅的腰,紧贴着他的背,听着扑通扑通的心跳,用脚缠着对方冰冷的双脚,希望能够给予普雅一点温暖,一点点都好。


某一天的午后,普雅趴在书桌上敲着报告,大卫坐在墙角给他妈妈打了一个电话。


他问了妈妈老家的事情,向她报告自己过得很好,然后将自己和普雅的事情徐徐道来。大卫听见了妈妈隐隐的啜泣声,紧了紧拳头,依旧面带微笑地和她讲完了全部,一点细节都没有落下。


“妈妈,我可能无法回去了。我从来都不曾隐瞒你,从几年前,我跟你讲过的人只有他一个。对于我自己,除了爱他,别无他想…”


挂了电话,大卫的双手垂在两边,深深吸了口气抬头,望见普雅撇过头颦着眉瞅他。大卫好笑地问:“看我干嘛?”


普雅一脸真诚地回答:“俄语还挺好听的…”说完,他推开电脑,拍了拍手向大卫张开双臂。


如果能够一直呆在这个人身边,所有都值了吧。


还能怎么做呢,揉了揉发酸的眼眶,直起身上前抱住那个只留给自己的怀抱。


 


 


在一次疯狂的欢爱后,大卫被压得喘不上气,身下刚换上的新被褥又被打湿。普雅捋过湿透的刘海,俯身在大卫脸上胡乱地亲。大卫跟不上他的速度,只能仰着脸让他们家小狗将他舔得更湿。蓦地,普雅在大卫耳边停了嘴,弓起来的身子颤抖,脸闷在枕头里。


“爸爸…妈妈…他们,他们终于同意了…可我不能回…”


大卫伸手捧起普雅的脸,大颗大颗的泪落在他脸上。杵在心里那根刺,终究熬不过情这一个字。大卫抚着普雅的脖子,凑上去贴上他的唇。舌头尝得全是咸味儿,手抹不干净脸上的水儿。如果可以他们能亲对方一整晚,直到天边最后一颗星辰被白昼隐藏。


 


 


大卫是临走前一晚通知他最好的朋友,姑娘的声音从手机直接穿出来让清行李的普雅吓了一跳。不用开免提都能听见尖锐的女声往死里骂普雅,怎么难听怎么骂,到最后一声提得高高的,落下的时候全是哭声。普雅牵着大卫紧紧地,对着他撇了撇嘴,大卫回给他一个鬼脸,他们俩在手机旁笑作一团。电话另一头仿佛觉察到他们俩在做什么,吸了吸鼻子继续炮轰他们俩,并报出一条冗长的代购清单。


 


在飞机上,大卫一遍又一遍地检查材料,普雅看着他神经兮兮的样子,伸手把他的包整个提过来塞进自己的脚下,然后压着大卫凑近他耳旁说不介意去厕所玩刺激。大卫反手把普雅推回座位,摸了摸红透的耳尖,拍了拍被普雅弄皱的外套。


“小狼狗!”


 


虽然已经到了三月中旬,可安大略省的北约克依旧寒气凌然。一大早,普雅和大卫紧张地为对方整理着正装,普雅先行一步递给大卫一件毛呢大衣,并在荷包里塞进一个盒子,另一个盒子安稳的躺在自己大衣里。去市政中心的路上,他们没有过多交流,就像去一次平常的考试。人生的考试可以有很多次,而这一次是最重要的答卷之一。大卫填写信息的时候忐忑不安,表上的字就像在画心电图,而普雅看起来似乎稳重多了,如果忽略他悄悄地在裤子上蹭手心的汗。


政府官员仔细检查了两份申请书,目光穿过镜片来回打量这对有点焦虑的年轻人,看着他们绯红的脸也不想太刁难了,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并介绍了包含的所有法律保护,最后告诉他们没有异议就可以签名了。落笔的那一刻,他们互换了戒指,大卫依旧是懵头懵脑的,两份结婚证书都是普雅揣在怀里。


出了市政府厅也才早上十点左右,普雅拿了两杯咖啡走向晒着太阳的大卫。昨天这城市还下了雨夹雪,今天阳光就拨开云雾,大卫眯着眼迎着光像一只滑稽的猫咪。即使结了婚,这两位年轻人看起来跟恋爱的时候没有一点区别,除了无名指上的戒指以及躺在胸口的结婚证书。


普雅咽了一口咖啡,润了润喉咙,不安地扭了扭身子。大卫睁开一只眼,瞥了一眼略拘谨的普雅,接着又合上。


“怎么了?后悔了?”


他半天没听到普雅的斗嘴,扭过头看见普雅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张白纸,正当准备凑上去瞧个究竟时普雅往后退了一步。


普雅举起纸,上面是他写了将近几个月的一封信。他不是大卫,对于抒情之事无法信手拈来,但又不希望大卫觉得他太没情调。越过纸的边缘,普雅偷看了一眼歪着头一脸搞不清状况的大卫。


“亲爱的大卫…”


“噗嗤!”大卫一时没忍住,普雅愤怒地瞪着他,缩了缩脖子挥挥手示意继续。


“亲爱的大卫,


我几个月前就开始尝试写这封信,但你知道我的中文没有你好,所以略微困难。我从小就幻想过自己的婚礼,想着应该会有隆重的仪式以及庄严的誓言,可遇到你,这些都可以破灭了。”


读到这儿,普雅的声调里带着一点调笑,抬头看了一眼大卫,他的脸色严肃似乎在思索些东西,又赶紧埋头继续读。


“几个月前我妈妈曾经跟我提议过与你结婚,当时我很惊讶,因为这件事从我母亲口里说出来,是不合适的。可她是这么跟我解释:我与你已经放弃了各自的宗教信仰,甚至一部分家庭束缚,那么能够保护彼此的只有对方。也许这张结婚证书对我俩并没有什么的法律作用,但是在心灵上是一次完整的结合。大卫,你有时候就像我的孪生兄弟,我对你坦诚、信任,而你也能在第一时间理解我。而这一刻,你走入我生命里另一个位置——我的合法丈夫。”


“我已经习惯与你相伴,珍惜你对我付出的点点滴滴。当我知道你在多年以前尝试去爱我的时候,你不曾知道,我有些害羞。你真的很好,可我那时还是一个小毛孩,不懂得感情。当那晚你发短讯说我很特别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普雅,你终于找到一个喜欢你的人。还好一切都不算晚,我们没有错过彼此。”


“我们几乎每时每刻都会感受到彼此的爱,也许平常我们不爱说起这些话,但今天有所不同,有些话是必须要说的。”


顿了顿,普雅抿了抿嘴。


“每当在你身边,我希望能够接近光速,这样时光就不会匆匆流逝。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我仅希望在耄耋之年,只与你,偕老。”


普雅一股脑地念完了所有,脸上烫得他只想拿纸挡住,也许刚刚开始恋爱的时候都没这么害羞。两根手指捻住纸提开,大卫低下头将信小心地折好,再抬起头时眼里噙着泪,笑着对普雅说。


“我突然想起,我们刚刚没有接吻,现在我能吻你吗?”


在冬天还未过去的北约克,有那么几朵樱花已经迫不及待地钻出头,树下两个青年唇贴着唇交换誓言。如果说樱花是冬天送给春天的定情信物,那么普雅送给大卫的则是一份承诺——生老病死,都与他相伴。


手机的震动打断了他们,普雅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又踹回兜里,凑上去准备继续亲大卫。反而大卫被这坚持不懈的震动声弄得有些懊恼。


“你为什么不接?看样子会不停地响下去。”


“是孟天的,不用理。他就在詹姆斯家里,明天就能见到他。我们继续…”


“喂!唔...”




那只苹果


某天落到地上


唤醒了爱情。


【End】


这个系列终于完了。没啥,就是特别平的故事,一开始想走心,结果最后走了肾,怕走肾忘了初衷又来走心。


番外的四种花正好代表四季。


关于那个光速问题,是爱因斯坦相对论。同样我还要感谢王尔德。


谢谢陪伴这么久的各位,如果你们喜欢是我最开心的。


要出去一段时间,大概就不会再胡诌一些的东西。


(好吧,这系列还有篇叫菩提的,但跟普卫无关


关于一头一尾,其实是一首德黑兰诗人埃姆郎萨罗西的作品。


《苹果的故事》


这个故事讲的全是那只苹果


某天落到地上


唤醒了爱情


如果苹果没有落下


在枝桠的缝隙中


我们看不到月亮。



评论(2)
热度(35)
  1. 悄悄默默Just let you know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啊天啊天啊,居然能he能这么美满😭😭😭好吧,也不是很美满,他们也放弃了很多,但是终于能一直走

© 悄悄默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