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赫】编剧的基本素养 24

我没看到一个壮硕的背影,真的没(๑ºั╰╯ºั๑)

上清:

把卡了几个月的一章发出来表示我没死,最近码字复健中


其实当作没有看到更好_(:з」∠)_




24. 告白


  故事,那多半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我就不用‘我的一个朋友’作主角了,反正结果都是自己。”


  陈赫舔了舔嘴唇,手指不安地纠结在一起。“我和你不一样。我天生就掰不回来了。既然你能够跟我说那些话,我猜你也想到了吧。”


  出柜时最怕招致的就是朋友的厌恶,如今少了这一个问题,心里的烦恼却丁点儿没少。


  李晨倒是摇了摇头说:“不,我只是……我只是因为直觉,我觉得你不会因此讨厌我。”


  陈赫扬起嘴角,表情没有任何特殊意味。“除此之外,我对你并没有隐瞒什么。那天在酒吧说的话是真的,和我交往很久却最终伤害我的人是真的,只是性别不同罢了。”


  几年前初出茅庐尚且稚嫩的大男孩儿形象渐渐在李晨的脑海中勾勒成形。


  “他一直向家人隐瞒我的事情……最后为了继承家业,还是和我分手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话剧演员,不能带给他什么,他当时刚进入银行工作,嫌我给他丢脸。”


  提到这些旧事时,陈赫语带讽意,听起来像是自嘲。


  李晨下意识想要反驳,但对方又用一个眼神打断了他。


  讲故事的人从故事中脱离出来,望向对面不知该作各种表情的朋友。“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为了表明我可以接受一个男人,而是我不能再经历一次同样的伤害了。”


  “晨哥你知道吗?如果不把自己变成太阳,自己取暖的话,怎么能在这冰冷的世界里活下去呢?可是做太阳一点也不好受。自我燃烧总有耗尽生命的时候,哪怕是银河系中心的那颗恒星,终有一天也会灭亡。人总是那么渺小,我不想将有限的生命投注于虚无缥缈的感情。”


  “所以李晨我告诉你,什么都不要说。你会后悔的。”尤其如果后悔的是你,我会奔溃的。


  他身上环绕着浓重的悲伤,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李晨看到,陈赫那片看上去花团锦簇的心园中央,只有一池将将枯竭的湖水,若非巨石也难荡起波纹。然而此刻这巨石已经落下,波纹泛开。李晨不想由着他逃避。


  他捏住陈赫的肩膀,又放开。


  “想要的东西就要努力去争取,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有没有亏本。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同性的经历,不知道怎么做才好。我只是把自己的好感说了出来。”


  “之所以那么早告诉你是因为害怕你永远将我的好意往另一个方向理解,我不想这样。如果我喜欢你,我会老老实实告诉你,希望你能明白。不要把我当成你崇拜的那个时光。”


  “但是陈赫,我不想逼你。我不想强求你,只希望你给我一段时间,让我们能够走更远的一步。”


  直球总是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陈赫的恐惧与慌张在两人的相互坦诚之下已渐渐消退,一时间竟是羞涩感占了上风,让他忘记了打从心底的抵触是源自何方。他只记得仓惶地推开李晨,逃离了奇怪的气氛。“我…先洗澡去,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事情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大个子的青年像个孩子一样蹲在淋浴喷头下,热水冲打头皮、肩膀,遮蔽了耳朵,阻挡了现实世界的干扰。他可以自由地在思维里行走。


  对于时光,他可以如数家珍地给不认识这位作者的朋友介绍所有作品,他的写作风格,细小处透露出的作者信息。可是对于李晨,他们相识时间甚短,除却这几日的朝夕相处,就只见过寥寥数面。


  他无法否认自己对时光的憧憬已经慢慢具化到了这个比他年长七岁的男人身上,但仅仅因此就两眼一抹黑地一头栽进去,如今的他已没有勇气这样做了。


  他对李晨除却时光之外的身份仍旧一无所知,不晓得他是否还有更多的伪装,不晓得怎么做权衡与分析,不晓得和他的前路是否迷茫。


  更重要的是,他不敢相信也无法理解,李晨怎么会喜欢上自己。




  虽说希望独处的一个原因就是能够预先组织措辞有所准备,但等陈赫打开浴室门进入现实世界时,他发现自己的头脑还是一片空白的。


  李晨不在客厅,也不在房间,只有阳台上的一个背影和忽明忽暗的红色星火。


  窗户开了半臂宽,有缕缕烟味向室内飘来。


  陈赫对烟并不陌生,偶尔为之,不排斥也不沉迷。不过李晨?之前在李晨的办公室和家里都没有注意到有烟灰缸,又知道他比较注重保健,陈赫一直默认他与烟草隔绝,所以这几天同住时他自己也没有碰过香烟。


  怀着这样的疑惑,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站在了男人身后。


  “抱歉,”李晨听到他过来,回过头,向他示意了一下手上的烟,“我从茶几下面拿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突然一股无名火涌上来,陈赫一把夺走了他手上的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后,扔到脚下踩灭。


  李晨略有些惊讶,困惑不解地看着陈赫,不知他为何那么大的反应。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陈赫才从李晨无辜和不解的表情里意识到了似乎自己是误会了些什么。


  李晨嘴角微动,还好没有不合时宜地笑出来。“我只是很少抽,并不是不会。”


  陈赫心想这时候不说话只会越来越尴尬,只得硬着头皮顶了一句,“是我想多了。”


  “你是觉得是我因为告白被拒,心情低落,所以抽烟消愁?”明明说的是自己,听起来只像是在调侃对面的人。


  陈赫被直接戳穿了心思,脸上赧然,不过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心里难免有些赌气。“是我自作多情。”


  “你没有。”他说。陈赫睁大了眼睛,很想掏掏耳朵确认自己没有听错。李晨扬了扬嘴角,承认道,“我是很低落,所以需要转移一下注意力。”


  哦。


  呵呵。


  脑内乱得一团糟。


  陈赫只觉得满满的挫败感,平时怎么插科打诨都行,遇到这种必须认真的时刻还是会无措。“李晨,你总是那么自说自话么?我虽然也是个编剧,但更偏爱改编作品,很少自己写故事。你知道为什么吗?故事都是来源于生活的,生活已经如此艰难,何必跟自己过不去。我只想安心地做一个喜剧演员……”


  他突然拔高了声音,激动道:“你不能这样突然从一个我崇拜的作者大变活人,又自说自话地走进我的生活里。你让我怎么承受得了!”


  “自说自话的是你!是谁用一条私信吸引了我的注意,用诚意打动了我与你合作?又让我看到你对创作的投入,渐渐开始不再把你当成一个纯然喜爱自己的读者,一点一点想要接近你。”


  “我做那些全是出自本心,也不敢让自己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你却总是一次次自说自话地触及我的防线。”


  “你为剧本付出了那么多,却向我隐瞒你的辛苦。你说到底是谁自说自话地病倒,引起我的愧疚,让我对你产生不寻常的感觉。”


  “我……我工作起来就是很拼的,尤其我还喜欢这个剧本,这和你没关系。”


  “这是我写的文章,我们的剧本,你却跟我说这和我没关系。陈赫!是你,让我久违地尝到了心疼的滋味,让我意识到你是与众不同的。”


  熄火。


  陈赫捂住脸颊,用冰冷的手掌冷却滚烫的皮肤,刚洗完澡的身体稍一激动就开始发烫。陈赫已经不知道他们在争论些什么了,吵吵嚷嚷,也没有实质内容,只是一遍一遍在双方心里刻下印记,一个不争的事实——他们彼此具有好感。


  头疼。想起那盆花,想起那天李晨喝醉后的样子。陈赫放下手,纯粹的目光直直地投向另一人的眼瞳中。“李晨,你会后悔的。我没有那么好。”


  男人的眼神变得更加柔和,他情不自禁地抚上陈赫的脸颊,拇指轻轻地在眼角摩挲。“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被你吸引。我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个瞬间,渴望能和你度过更多的时光。”


  有一半的他仍困在牢笼中,那是过去的伤痕和生活的阻力给他套上的重重叠叠的枷锁。但另一半的他,脑袋里已经响起欢乐的奏鸣曲,小天使旋转着舞蹈,他想,他是爱这个男人的。


  所有的心理防线在此刻崩塌,陈赫颤抖着声音,暴露出内心深处的告白。“我好喜欢,好喜欢你,可是我从未想象过我们在一起的可能。在你身上,我能看到耀眼的天堂般的光芒,但我却看不到脚下的路,我看不到该怎样去往那个理想中的未来。”


  “你考虑过你的家人吗?你考虑过家人对你的期待吗?你考虑过亲友们的目光吗?我说过,我和你不一样,你有更多的负担。”宁可短暂地在某一处歇脚,也不愿在某一个港湾长期停泊,因为他见过那么多的同伴,知道有多少感情最终是被这些强加于身的条条款款给限制了,又因为他试过,他怕了。


  李晨只做了一个动作,他用自己的额头去触碰另一人的额头,鼻尖轻轻地相交。“我明白你的顾虑,但我以为这些本不应该是由我喜欢的人来担心的问题。请相信我,我会让自己成为一个能够让你没有负担的人。”


  有时候,一个瞬间就能让人一败涂地、溃不成军。



评论
热度(40)
  1. 悄悄默默QAQ 转载了此文字
    我没看到一个壮硕的背影,真的没(๑ºั╰╯ºั๑)

© 悄悄默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