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孟】 精分挑战(3、4)

 @叫叫叫叫叫  帮圈+表白~~~

电子自旋:

这是和@叫叫叫叫叫一起玩的精分挑战。

分别是第三、四题。

顺便告白叫叫!

—————————————————————————————

这篇是叫叫的甜~

甜文,以“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

纽约今天难得的好天气,提前完成任务被批准放半天假,心情大好的孟天举起自己左右手各一杯奶昔在大太阳底下晃了晃这么想着,感觉自己完全可以再喝下十杯奶昔。

工作日中午的中央公园还是一如既往的多人,孟天好不容易找到一张空着的长椅坐下看了看周围,看来NYC的白领精英们都热衷于在公园里三五成群地吃自己自带的午饭?孟天默默地环视了一遍白领们的食物,直到看到一盒炸鱼薯条他才把目光收回来,我还是好好爱我的巧克力奶昔吧,他默默地低头猛吸了一口奶昔。

“嘿,你介意我坐这儿吗?”孟天的肩膀被拍了拍,一个微微有点喘气的男声这么问道。孟天抬手挡了挡阳光想看清楚来人却只看清一个逆着光的身影“噢当然不,”孟天这么说着却不满地嘟起嘴,顺便不情不愿地把已经在长椅上展成大字型的身体收回来,“坐吧,Mr. Suit”

“Excuse me?”来人却好像没听清,坐到他身边,好脾气地问着。

孟天这才打量起眼前的这个人,西装革履油头粉面,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人。他微微翻个白眼,跟自己这种在外面到处跑的不是一类人。

“请问你有纸巾吗?”来人大概是被孟天盯得发毛,于是开口问道。“Yep,”孟天把奶昔放到一边,腾出手在外套口袋里掏出张纸巾递给他,“难得的好天气,不是吗?就是有点热。”他看着来人擦着额头上的汗这么说道。

“这才像夏天嘛。”来人这么回答道,“谢谢你,Ja… Otto Dekker, Nice to meet you.”说着朝他伸出手。

“River Woods,”孟天张口随便编了个名字,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而已,意思意思拍了拍他的手,并没有握上去。“那么, 让我猜猜,律师?”他起身半蹲在Otto面前与他平视,蓝眼睛眨巴眨巴盯着他好一会儿,“不对,”他又摇摇头,“没有那种气势。”

“金融分析师,”Otto笑了,“在Alofs事务所工作。”他说着,手在脸颊旁边扇着风。

孟天看着他的动作,又不舍地看了看奶昔,“看你好像很热,要不要喝杯奶昔降降温。”他半眯着眼睛把奶昔递过去,十分艰难地跟奶昔说着再见。

奶昔你要原谅我,谁让我是善解人意乐于助人的美国好青年呢,唉,唯有明天再跟你见面了。

“不用,谢谢。”Otto礼貌地挥挥手拒绝了,“保持身材。”

EXCUSE ME?! 保持身材?!奶昔做错了什么?!孟天愤愤地看着这个人拒绝了他的宝贝,盯得Otto心里有些虚。“呃…anyway, 谢谢。”他从黑着脸的孟天手里把奶昔接过来喝了口,well…

“味道还不赖,谢谢你。”他对孟天说,语气中带点安抚的意味。这个人怎么因为一杯奶昔就差点要炸毛…

真是可爱。

“那当然!”孟天狠狠地说,低头喝着他那杯奶昔。

“这是你的午饭时间吗?”尴尬中Otto抬手看了看表,问:“好像差不多该回办公室了?”

“我下午放假。”孟天翘起二郎腿吊儿郎当地说,还微微吐了个舌头,仿佛在示威,“哈哈哈嫉妒吧怎么样我就是能放假而你不行,略略略。”

然而Otto却说:“正好我下午也放假,还不知道这个难得的机会可以干什么,有什么建议吗?”

孟天立马就来了精神,仿佛刚刚奶昔之仇都被丢在脑后“朋友你看过音乐剧吗?你听过hairspray吗?我跟你讲……”

我真的不怎么感兴趣。Otto心里默默吐槽着,然而看着他那兴致勃勃的样子没有也不忍心